首页>文史资料

人民政协第一件提案提出经过

2021-12-07来源:人民政协报
A- A+

1948年,郭沫若、谭平山、蔡廷锴、沈钧儒、何香凝、马叙伦(左起)在香港合影。

2021-12-07,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一致通过了13件代表提案。其中第一、第二两件提案,合为第一类,即由郭沫若、李济深等44人提交的第一件提案,和由黄琪翔、张难先等16人提交的第二件提案。两件提案内容相近,明确提出,应致电联合国,否认国民党反动派在联合国机构中的代表权,由人民中国派遣正式代表参加联合国大会。大会决议这两案“由中央人民政府执行”。

10月29日至31日在广西梧州召开的“李济深与人民政协”座谈会上,相关学者对人民政协第一件提案进行了深入探讨,本报选择其中有代表性的文章摘要发表,为读者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人民政协第一件提案的产生 与世界拥护和平大会

二次大战结束后,反对战争、拥护和平、捍卫民族独立和主权完整成为世界潮流。1949年2月,世界知识分子保卫和平大会国际联络委员会、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及部分国际知名人士倡议,4月20日至25日在巴黎召开世界拥护和平大会。出席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的蔡畅把消息带回国内。

3月下旬,根据毛泽东、周恩来的意见,各民主党派会同中国学术工作者协会、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等团体组成了40人的中国代表团,由郭沫若为团长,刘宁一、马寅初为副团长。然而,法国居伊政府横生枝节,中国代表团等17个国家的代表未能得到入境签证,于是世界拥护和平大会决定在巴黎、布拉格的两个会场同时举行。这次有72个国家、10个国际团体的代表参加的国际会议,给各国爱好和平的人民带来极大鼓舞。郭沫若等中国代表的发言在巴黎、布拉格赢得热烈掌声,尤其是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消息传来时,全场沸腾,为中国革命的胜利而欢呼。

这次大会是人民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一次成功亮相,向全世界传播了中国人民的声音。当郭沫若等部分代表返回哈尔滨时,毛泽东主席复电说:

先生等致力国际和平民主事业,载誉归来,极为欣慰。请在沈阳稍候,俟马寅老等到后,同车返平,俾北平人民得作盛大欢迎,以壮世界和平阵容,并慰贤劳。

李济深、沈钧儒等各民主党派负责人不仅参加了对代表团的送与迎,还和周恩来、林伯渠、董必武等中共领导人一起,出席了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欢迎大会。

在庆祝世界拥护和平大会取得成功的同时,郭沫若等人也通过法国政府对中国代表团的刁难,体会到新生的人民共和国必然继续面临西方国家的挑衅,在国际社会和联合国机构中确保人民中国的合法地位,刻不容缓,因而大大促成了人民政协第一件提案的形成。

提案人名单的两大亮点

人民政协第一件提案全文共计131个字符,观点鲜明,言简意赅。其44位提案人的两大特点则更为醒目。

其一是,提案人中各党派、团体的首席代表不下10位,除领衔提案人郭沫若外,还有李济深、沈钧儒、黄炎培、马叙伦、谭平山、蔡廷锴、陈叔通,以及总工会、青年团、文联的首席代表李立三、冯文彬、沈雁冰。他们德高望重,影响面广,号召力强,也与郭沫若相识甚久。

例如李济深,郭沫若同他在北伐时期便相识。1943年秋,郭沫若曾响应李济深等人的征文启事,为筹建辛亥先烈纪念塔,赋七言长诗。1948年4月,郭沫若又与李济深、沈钧儒、马叙伦等人一起致电联合国人权保障委员会,敦促美国政府阻止运送军火助长中国内战。中共中央“五一口号”发布后,郭沫若和各民主党派负责人的交往更为频繁。一年有半,他们响应中共提出的成立联合政府的号召,秘密北上;齐聚西苑机场,迎接毛主席、朱总司令抵达北平;继而在香山、在中南海与毛泽东、周恩来共商国是。这一系列重大事件,使中共和民主党派间的联系,以及各党派负责人之间的了解、配合,胜过以往任何时候。

其二是,44位提案人分别来自18个单位,覆盖了参加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的党派代表、区域代表、军队代表、团体代表、特邀代表,共五大界别。

从政协会议开幕到提案送交大会秘书处,仅有4天时间,这样一个人数多、跨界广的名单是如何形成的呢?

作为领衔提案人的郭沫若,时为无党派民主人士的首席代表,并全程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第六小组关于国旗国徽国歌方案的征集审查。所以,44位提案人中,无党派民主人士和第六小组的成员十分集中。张奚若、李达、符定一等10位出席政协会议的无党派民主人士全部签名。国旗国徽国歌审查委员会中的田汉、钱三强等5位委员,和马思聪、梁思成等4位小组顾问,也具名其上。可以想见,人民政协的第一件提案是在讨论修订会议主要文件的间歇时间、由提案领衔人征得各界代表同意后形成的,反映出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紧张有序、和谐共进的议事氛围。

第一、第二两件提案,共计60位提案人,可谓济济多士、心同此想,为多党合作,携手维护新中国的国际地位平添一幅生动剪影。

第一件提案的执行情况

新中国开国大典之后的第二天,广东战役正式打响,两周后广州解放。名存实亡的“国民政府”从广州仓皇西迁。蒋介石一面坐镇重庆,声称要保卫大西南,一面下令将四川省银行的周转金80万银圆运往台湾。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大举追歼西南地区的国民党军,国民党反动势力的彻底覆灭已成为定局。在这种形势下,身兼外交部部长的周恩来于11月15日分别致电联合国组织秘书长赖伊、联合国大会主席罗慕洛,郑重声明:

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才是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全体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

我谨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正式要求联合国,根据联合国宪章的原则与精神,立即取消“中国国民政府代表团”继续代表中国人民参加联合国的一切权利,以符合中国人民的愿望。

《人民日报》的社论指出:周恩来外长的声明意味着,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中国人民,将真正根据自己的意志和愿望参与国际事务;世界人民所追求的持久和平与人民民主事业,将得到四万万七千五百万中国人民更加积极、直接的支持。

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纷纷表示拥护周恩来的声明。郭沫若发表书面谈话,写道: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残余已成釜底游魂,联合国大会如果真能代表国际正义并尊重联合国本身的权威,早该自动撤销其合法地位。盼联合国方面立即警悟,如若不然,便会犯下重大错误,成为帝国主义的御用机构,使联合国大会的权威扫地殆尽。

然而,由于以美国政府为首的西方势力一再作梗,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由台湾当局占据的局面竟被延续了多年。台湾当局派驻联合国的所谓代表蒋廷黻曾著书发问说:“近百年的中华民族根本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人能近代化吗?能赶上西洋人吗?能利用科学和机械吗?”这段话成为小有名气的“蒋廷黻之问”。遗憾的是,这位历史学家却极力阻挠确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

历经22年的不懈努力,在第三世界友好国家的支持下,2021-12-07,五星红旗终于在联合国升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终于作为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成为联合国的合法代表,迄今恰好50周年。此时此刻,回看人民政协第一件提案从提出、执行,到最终成为现实的过程,自然有助于对世界潮流的方向形成了更清醒的认识。如今,所谓“蒋廷黻之问”早已不成为问题。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正在创造着令世界刮目相看的伟大成就。全体中华儿女同舟共济,团结奋斗,不分地域,万众一心,凝聚起中华民族的一切智慧和力量,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必然能够在国际舞台上,为打造公平、健康、发展的国际秩序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本文作者郭平英为郭沫若女儿、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原副所长、郭沫若纪念馆原馆长)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 京ICP备08100501号

网站主办:全国政协办公厅

技术支持:央视网

百度